他认为华为的安全风险非常大

这一点与西方国家不同